造富神话破灭,汉能李河君或成下一个贾跃亭?

造富神话破灭,汉能李河君或成下一个贾跃亭?

时间:2020-03-18 15:0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

眼看他楼塌了。

四年前,李河君风头无两,凭借一手创办的汉能集团力压马云,斩获“中国首富”;

四年后,就在马云第三次蝉联“中国首富”之时,李河君却深陷“欠薪门”,前途未卜。

也曾写下造富神话

或许很难想象,如今被200多名员工讨薪维权、进退维谷的汉能集团,也曾写下过自己的造富神话。

2009年,汉能投资逾100亿美元,进军薄膜太阳能领域。

2010年5月,公司购入铂阳太阳能,借壳登陆港股。

2012年底,每股还只有0.335港元的汉能薄膜发电(HK.0566)乘借光伏发电产业的东风,股价一路暴涨。

2015年3月,汉能薄膜发电最高涨至每股9.07港元,涨幅高达26倍,从港交所无人问津的小股票,一跃成为巅峰市值超过3100亿港元的行业巨头。

2014年财报显示,汉能薄膜发电实现营收96亿港元,同比增长193%,实控人李河君也凭借1600亿元的个人财富被《胡润财富》和《福布斯》分别评为中国大陆首富。

春风得意的李河君公开表示,公司业务稳定,自己和高管都“不缺钱”,下一步要做的是移动3C产品、可穿戴设备、新能源汽车等多行业的能源供给。

“汉能过去用10个年头200多亿投资做了一个大坝,现在汉能发展薄膜发电,希望像苹果之于美国、三星之于韩国一样,成为国家名片。”

但令李河君没想到的是,“国家名片”没做成,“不缺钱”的好日子也到头得太快了些。

2015年5月20日,汉能薄膜发电在短短半小时内股价跳水近47%,市值蒸发逾1600亿元,李河君的身价随之蒸发930多亿元。

原因不明的罕见暴跌引起香港证监会注意继而开展调查。但做空“黑天鹅”尚未水落石出,当年7月15日,汉能薄膜发电就被强制停牌。

根据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,公司若未能在2019年7月31日之前复牌,香港联交所上市部可向上市委员会建议取消其上市地位。

2019年6月11日,一直未能实现复牌条件的汉能薄膜发电从港交所正式退市,“造富神话”落寞收场。

难逃光伏产业寒冬

在李河君2009年进军薄膜太阳能的时候,光伏产业的发展势头是真的好。

2009年3月,财政部印发《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》的通知,面向城市光电建筑一体化应用、农村及偏远地区建筑光电利用等进行补助。

2009年7月,财政部、科技部、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《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》,计划在2至3年内,采取财政补助方式支持不低于500MW的光伏发电示范项目。

2011年8月,国家发改委下发《关于完善太阳能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》,正式刻下国内光伏标杆电价的里程碑。

3年间,在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激励下,国内光伏终端市场不断进阶,光伏产业迅速成为全国各地创收与造富的热门产业。

一边是政策补贴支持,另一边又因建成金安桥水电站在水电产业大尝甜头,李河君坚定进军光伏产业。

2009年,李河君抛出产能2000兆瓦的“宏伟计划”,打通从上游光伏电池和组件的生产线装备、中游电池组件的生产、下游光伏电站发电的全产业链。

2011年,在赴港上市成功后,李河君再度勾勒其光伏帝国的壮丽蓝图——在国内建造九大光伏制造基地,并完成了对德国索力比亚、美国米亚索能以及全球太阳能公司的收购。

但一切美好的设想都赶不上资本市场的风云突变。

2015年5月20日,半小时内的股价腰斩和紧急停牌让汉能及李河君元气大伤。

2015年8月,据光伏业内人士透露,汉能已急于出售旗下的光伏电站项目,却无奈很难出手。

2018年5月31日,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国家能源局发布《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指出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。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,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。

而此前,汉能已在四川绵阳、泸州、山西太原、辽宁营口、云南昆明等多地布局“移动能源产业园”,其中,仅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投资就达到68亿元,光伏补贴的叫停,无疑让处境艰难的汉能雪上加霜。

从掘金水电,到进军光伏、剑指新能源,看客们眼见着李河君起高楼、宴宾客,风光无限。

而现今,汉能负债烧钱、政府补贴叫停、造富神话难续,又让看客们眼见着李河君的楼塌了。

同样是从广拓业务到没钱经营,凉凉的乐视造就了凉凉的贾跃亭。

如今,在“烧”不动钱的光伏产业下,提前入冬的汉能,会否让李河君成为下一个贾跃亭?